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经典日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欣赏 > 经典日志

为爱走天涯

时间:2016/11/9 13:28:47  作者:新芽文章网  来源:www.xinyaa.com  查看:8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五月是恋爱的季节。当阴晴不定的天空被接连几日的风雨洗得一干二净,久违的蓝天白云又梦幻般的浮现在了眼前。这天,5月20日,传说中无比浪漫的日子,蝶语群的人纷纷聚在了一起,为了一场风花雪月,以及那个永恒的约定。 来了!不知谁叫了一声,众人齐刷刷回过头来朝东方望去,但见一辆黧黑的花轿缓缓驶来,车头上别着一大束粉色的百花,呈现...

五月是恋爱的季节。当阴晴不定的天空被接连几日的风雨洗得一干二净,久违的蓝天白云又梦幻般的浮现在了眼前。这天,5月20日,传说中无比浪漫的日子,蝶语群的人纷纷聚在了一起,为了一场风花雪月,以及那个永恒的约定。

来了!不知谁叫了一声,众人齐刷刷回过头来朝东方望去,但见一辆黧黑的花轿缓缓驶来,车头上别着一大束粉色的百花,呈现出 “心”的形状,在微风中轻轻舞动。众人早已不约而同的让出一条道来,车在前行,人在涌动,大家都怀着激动和期许的心情在等待着,等待着这场盛宴的主角。

车在花园酒店门前徐徐停下,一个西装革履春风满面的男子探出头来,随后转身往车中伸手一鞠,一只纤细雪白的手轻轻的落在了他的掌中,一如受人邀舞的姿势。他五指一合,紧紧的握住,把车中的人拉到了阳光下。

哇!人们开始高呼尖叫起来,场面气氛一时无比热烈。好一对神仙眷侣,但见新郎衣冠楚楚,纵是潘安自叹弗如,发光可鉴,不知滑到多少苍蝇;新娘笑靥如花,云鬓红颜千娇百媚,白纱似雪,疑是花仙坠落凡尘。

这不是一场王子与公主的婚礼,但却是传说中所不曾见识的美谈。新郎官名曰半支烟,新娘名曰水一方。如果没有网络,也许他们天各一方,老死不相往来。但是因为网络,他们很幸运的走到了一起。人们总说网络如镜花水月,与爱情无关。然而烟与水的金玉良缘,谁又能说得清楚看得明白?难道他们也是有木石前盟的么?

相遇有千万种可能,相离也有千万种可能,相知相守却只有一种可能。如果不是心心相印情投意合,谁又敢轻易牵手,把自己的一切相嘱托?相爱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呵,冥冥之中我们不知道谁在等我们,我们在等谁。忽然有一天,他/她不再出现,你会为他/她魂牵梦绕黯然销魂,而当你见到他/她,你又会云开见日,欲语还休。

佛说,百年修得同船渡。烟和水的结合,是捧出来的,更是修出来的。我们都见证了这个匪夷所思的爱情神迹。这荣耀属于烟和水,也属于我们蝶语群的每一个人。

烟挽着水的手款款向酒店而去,身后簇拥的依旧是蝶语群的人们。人群中,阿笑痴痴的望着时光,他想挤过去拉住她的手,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被热情的人流卷走。阿笑无奈的摇了摇头。时光回过头去也怔怔的望着他。

在阿笑的身边是蝶语群的群主小雨,时光的妹妹,也是他的师妹,她总自诩是一只单翅的紫蝶,孤独地绽放美丽,用旖旎和优雅诠释着性感,旷放或迷离的都市风情。爱幻想,爱旅行,爱浪漫,脑子里满是古灵精怪的想法。此前,由于坤的出离,曾使她一蹶不振,于是她到处去旅行,把自己沉溺在山水之中,在西藏的纳木错湖里,她看到了自己清明的倒影。从此,她又恢复了往昔的淘气,再度轻歌曼舞起来。这个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可怜又可爱的师妹呵,真真是我见犹怜。

然而今天,在茫茫的人海中,她又看见了那个曾经让她心碎的身影,还有那独一无二的白色裙子。她的眉头皱了一下,兀地发现坤也在望着她,虽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但眼神中分明又带着些许歉疚和怀恋。她的嘴角动了一下,不知道是想挤出一丝微笑,还是微微的咬着嘴唇。

当那身白衣出现在坤的身边,柔情似水的款住坤的手臂时,阿笑早已侧身挡住了小雨的视线,拥着她往前走去。小雨幽幽的吁了一口气,感激的看了阿笑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。阿笑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,别过脸去,对着时光走过的方向。

在他的身后,青蛙词,不再回头,各自怀抱着一把早已褪色的吉他,脸上布满了风霜,然而此时此刻,彼此兴高采烈,犹如枯木逢春,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。捣蛋鬼卡卡不知从哪里穿了出来,纤细的指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词的其他上滑过,发出咚噔的响声。词刚要腾出手来捉住一向跟他死磕的卡卡,卡卡一溜烟早已没入人群之中。

宴罢,大家前呼后拥的往文化广场走去,有说有笑。此时阿笑也已驾临时光身边,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,时光也报之以会心一笑。相见时难别亦难,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相见了,在这一年中,他们依然保持着美好的初衷。当初,她依了父母之命回到了北流,而他继续坚守在南宁,后来的境遇使他心灰意冷,终于不免为求功名走遍天涯路。

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是在一个细雨纷飞的夏季,那天她撑着一把淡黄色的纸伞,婉约如雨巷中的女子。曾经他以为,这只不过了惊鸿一瞥罢了,因为他的心和梦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碎成了粉末。后来她加了他的QQ,她说她也喜欢诗词,他莞尔一笑,在那个飘雨的午后,他很庆幸邂逅了她。此后他们以诗对答,对诗交心,在那寂寞的象牙塔中,也曾沉淀着他们彩虹似的的梦。

如今再度相逢,人面桃花依旧。阿笑没有什么大改变,依旧一片宋玉情怀,十分卫郎清瘦,岁月没有侵染他的个性和风貌,当他看到时光的刹那,他的眼眸中闪烁着当年的光景,原本健谈的他一时间竟无语凝噎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时光一改往日的羞涩,拉住笑笑的手,边说边跑“我们去那边放烟花罢!”

一支支的烟花嗖嗖的射向夜空,广场上一片欢腾。蝶语群那些可爱的朋友们似乎又回到了童年一般,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。人要是没有烦恼就好了。笑笑这样想着,又点燃了时光手上举起的一支烟花。咭的一声锐响,一束火光冲天而去,在高空幻化出斑驳美丽的色彩,如流星般划过天际不知落在何处,但刹那的灿烂却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时光痴痴的望着夜空,情不自禁的叹道:“好美啊!”

“你也很美!”阿笑呵呵笑道。

“哼!我去看一下他们,不理你啦!”说罢,时光朝着词和五大他们走去。

阿笑感到一种淡淡的失落,环顾四周,想要寻找什么,眼光却忽然停落在那灯火阑珊处。

“小雨!”笑笑心里一颤!

此时小雨正独自凭栏,遥望着夜空若有所思!那孤单的身影让人感觉生生的疼。笑笑走将过去,在她耳边轻轻默念:

我不知道风

是在哪一个方向吹——

我是在梦中,

他的温存,我的迷醉。

“呵呵,师兄。”小雨回过头来,嫣然一笑。

“还在为逝去的太阳而感伤呢?”

“师兄,怎么不去陪我时光姐?”

“她去跟群友们打招呼呢!小雨,你说这烟花属于谁?”

许久没有回话,这烟花属于谁呢?至少不是属于我的,她想,眼里忽然闪过一丝无比落寞的神色。

“小雨,我为你唱支歌吧!”

“呵呵,好啊,你唱吧!”

“当花瓣离开花朵

暗香残留

香消在风起雨后

无人来嗅

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

我会拼到爱尽头

心若在灿烂中死去

爱会在灰烬里重生……”

“咦,小雨,你怎么哭了?”

“没有哇,被烟花熏的!”

“呵呵,我们去找他们玩吧!”

说着硬是推搡着她往人群里去。

那边,时光已经向五大、青蛙词各讨了一首曲子,正乐不思蜀的哼唧着。

五大这厮,平日满脑子的壮志大业,铁马金戈,在群里海誓山盟,高谈阔论,此时却倚靠在那株高大修直的棕榈树下,遗世而独立。他的身影宛如他的吉他一样落寞和孤单。

词,这个曾经每天嚷着从青楼上跳下来的男孩,性格柔弱如女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作多情的在唱花旦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群里的很多人表示强烈怀疑他的性别。笑笑甚至说他就是传说中的人妖,而他,居然不置可否,依然我行我素。孤傲的咏唱着他那自谱自曲的青蛙词。

后来,青蛙词拜在五大的门下,受五大孜孜不倦的点化,且凭借自己满腹的小聪明,经过三年不舍昼夜的奋斗,深得丝竹管弦之妙,吉他尤其弹得出神入化。有一年夏天,他临崖而弹,弄得满地花落鸟惊飞。他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,于是想飞,还想带着他的师父五大一起飞。他说他要成立一个乐队,然后唱响世界,扬名立万。而他的师父五大志在功业,不在江湖,硬生生把他拽下了山。

词屁滚尿流跑到了天之涯海南,作了一首《流浪歌手的情人》,然而他不会谱曲。后来他流落到了花花世界的广州,在街头碰到了“不再回头”这厮,据说不再回头是音乐科班出身,于是两人干柴烈火劈里啪啦一触即发一拍即合。不再回头不但完美的给《流浪歌手的情人》作了曲,还口口声声答应词成立乐队,为梦想走天涯。他们的乐队叫作:流浪的词,不再回头!

为了作一曲沙漠之歌,流浪的词,不再回头乐队来到了中国的西北之癫,死亡之海——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后来他们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海市蜃楼,于是有感而发,作了自以为经典的《沙漠长歌》,正当他们沾沾自喜的时候,他们意外发现他们迷失了方向,五天之后,他们终于轰轰烈烈的倒在了黄沙之中,他们说,死亡,曾经与他们擦肩而过。

当他们醒来,第一时间看到的是一个沙漠女子,她说她叫甘霖,不再回头仔细打量,但见她的皮肤像大漠一样的干净,长发如流沙一样的动人,眼眸若秋水一样的明亮,笑靥似夏花一样的纯洁。呵!好清婉的女子,不再回头暗自惊叹。在那一刹那间,他发现他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。

在后来的滞留中,不再回头对甘霖撒下了爱情的火种,擦出了爱情的火花,最终以他的谈吐和绝唱赢得了姑娘的芳心。与此同时,可怜的词发现他也情不自禁的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沙漠女孩,而甘霖在词面前不停的哼唱着不再回头专她而作的《沙漠之恋》,让词几次哭得昏死过去又活转过来。

不再回头和甘霖在沙漠度过了他们难忘的蜜月,然后甘霖自然而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跟随着流浪的词,不再回头乐队踏上了天涯之路。从此,流浪的词,不再回头又多了个颇具实力的成员,据说甘霖的原生态唱法堪称天籁。词说,为了我的爱情,为了乐队的未来。下一站我们将要去玉门关(郁闷关?)……

听着词的诉说,小雨呵呵的笑个不停,貌似很期待这样的故事一样。笑笑或许想到了自己的爱情,忽而陷入了沉思,时光则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迷离神态,五大在一旁冷冷的看着……

烟花渐渐散尽,五月的夜空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而蝶语群的朋友们却意犹未尽,纷纷相约去玉林最好的KTV爱迪K歌,在那一流的配置中,流浪词,不再回头组合引吭高歌,唱出了他们的成名曲。然后笑笑当场作了一首词,名叫《烟花恋曲》,不再回头给它谱了曲。当它唱出来的时候,在场的人无不动容,纷纷拍案叫绝,女生们则粉泪簌簌。

一宿的欢歌在黎明中平息下去,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也就是离别的时候,在笑笑看来,早上的阳光是如此的刺眼,以致让他不忍睁开眼睛。相聚的日子总是这样的短促,真希望这仅仅是一场梦,永远不要醒过来。也许我是在逃避,不能长相依,何必长相守,该走的终究是要走的。她有她的归宿,我有我的天涯,他这样想着。脸上愀然变得冷漠起来。

离别的车站,总是如此的令人惆怅。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!想起去年也是这般时候,他送走她的情景。那时他默默的看着她离去,没有道一声珍重,但默然里有着甜蜜的忧愁。而她不知道,在回去的路上,他弄丢了自己。

而今,她来为他送行,他有些慌乱,看着车站临别拥抱的情侣,他感觉生生的疼,此时此刻,面对着相知了四年的红颜,他依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的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彷徨和孤寂。宝玉说:“你放心。”而他,果真有如宝玉一般放心了么?

他还什么也没有说,默默的数落着时间滴答的流失。他们,相对无语。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广播里清脆的声音凑然响起:各位旅客,您好!从玉林开往XX的列车即将启程……他蓦地从候车室的位子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土,拉过他仅带背包往肩上一甩,然后又露出他那老字号的微笑,道:“那么,我走了…”。眼眸里流淌着难以掩饰的淡淡的失落和忧伤。

“阿笑……”时光忽然失声叫道。

“呵呵,怎么了?”,笑笑回过头去,故作平静道。

时光三步并作一步追了上去,猛然把他抱住,一时哽咽起来。

笑笑有些受宠若惊,身子不由微微战栗,感动得眼泪差点滑落下来。拥抱真是个奇怪的东西,明明靠的那么近,却看不见彼此的脸。很久以前他在网上看到这句话,一直不理解,现在终于明白了。

“呵呵,别这样嘛!我得走啦!” 笑笑拍拍她的后背,轻轻道。

时光缓缓的松开他的怀抱,她的眼睛是湿润的,呵,梨花一枝春带雨,他想!他没有看到过她哭。这是第一次,也许也是最后一次。谁知道天涯有多远呢?而我在等谁?谁又在等我呢?

他终于还是走了,不再回头,一如当初她走时那样。这时他才明白,离别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,一回头就会心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
标签:经典日志 经典日志大全 qq经典日志 网络经典日志 
Copyright © 2016-2020 www.xinyaa.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. 新芽文章网 版权所有